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萌直”女醫生+“硬糖”男特警 《你是我的城池營壘》:土味愛情也真香
來源: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 | 虞婧  2021年04月20日07:22

近日,由馬思純、白敬亭領銜主演的40集電視劇《你是我的城池營壘》順利收官,該劇改編自網絡作家沐清雨的同名小説,講述了新晉住院醫生米佧和特警隊隊長邢克壘相識相知,在種種突發事件中經歷考驗、同舟共濟,願為彼此築就城池營壘互相守護的浪漫愛情故事。

該劇於3月11日在騰訊視頻、優酷、愛奇藝首播。播出第一週躍居豆瓣一週華語劇集榜,在微博成為熱門討論話題。收官之後目前也仍位於愛奇藝熱播榜第四名,豆瓣評分7.8分,評價人數近12萬。

 

《你是我的城池營壘》成為微博討論熱點

愛奇藝電視劇熱播榜

豆瓣數據

《你是我的城池營壘》話題度為何直升?“萌直”女醫生和“硬糖”男特警的搭配甜到你了嗎?除了愛情的甜分,這部作品還有哪些打動人心的地方?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記者採訪了原著作者沐清雨,圍繞她的創作初衷、寫作歷程、劇改感受等話題進行了交流。

純粹點,輕鬆點,新穎點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你是我的城池營壘》是您的《軍旅三部曲》之一(另外兩部是《時光若有張不老的臉》《若你愛我如初》),您是哪年開始寫的,寫了多少字,多久完結?在哪個網站上發的?為什麼選擇寫軍旅題材?

沐清雨:軍旅三部曲的第一部是《時光若有張不老的臉》(網絡原名:幸福不脱靶)是2010年4月在晉江文學城連載。2011年5月連載《若你愛我如初》,2012年2月開始寫《你是我的城池營壘》。每本書的連載時間差不多都是三個月,三本書都是單行本,單本25萬字左右。

我在創作這個系列之前,寫完了三本都市愛情類的作品。當時對於題材的選擇不太有概念,就單純地覺得完成的作品沒新意、苦情、虐。想寫點不一樣風格的,感情純粹點,基調輕鬆點,人物的職業背景新穎點。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最初的創作初衷是什麼,怎麼來的靈感,為什麼給主角選擇了軍人、醫生這樣的職業?

沐清雨:可能最初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有一種表達欲的,剛開始寫故事主要是滿足自身的表達欲,自娛自樂,沒想過會積累讀者,也沒想參與付費訂閲,連出版都認為是很遙遠的事,更不知道還能影視化。我是在書荒的情況下開始創作的。當時看過很多小説,遇到喜歡的欲罷不能,不喜歡的就會想自己會怎麼設定這個情節,角度突然就變了,最初的靈感大概就是那麼來的吧。

我將主角的職業設定為軍人和醫生,最初是覺得這是兩個比較特殊和令人嚮往的職業吧。首先我自己比較有軍人情結,獨自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時,看到軍人或警察,內心會不自覺地產生安全感。關於醫生,我也聽説,選擇學醫就等同於時刻在備戰高考。醫學領域是學無止境的,醫生這個職業有很高的技術含量,是專業的“技術帝”,救死扶傷,也讓人覺得偉大而敬佩。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當時寫作中最大的動力和困難分別是什麼?

沐清雨:動力是讀者給的成就感。困難的話,是在創作的過程中,涉及到大量對專業知識的學習理解,以及將其與故事的融合。

就是一個“土味愛情”,大家不也真香了嗎?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小説改編的同名電視劇近期播出,成為熱點話題,也受到不少觀眾的喜愛,您有什麼感受?

沐清雨:特別感恩。感恩自己的堅持。從2008年開始創作到現在13年,是我堅持最久的一件事了。期間有過灰心,想過放棄,可講故事其實成為一種習慣了,捨不得。感恩電視劇版《你是我的城池營壘》製作團隊的付出和對原著的加持。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您有參與改編過程嗎?實際劇情改動大嗎,最大的改動是什麼?有沒有去拍攝實地看過?

沐清雨:我沒有參與改編。改動還是有的,原著的邢克壘是軍人,劇版改為了特警。在人物性格方面,原著中的邢克壘更外放一些,劇中的邢隊相對更青澀。但他們都是內心赤誠簡單、有擔當的人。除此之外,電視劇增加了一些案例以及衝突,讓觀眾從不同的角度去了解醫生和警察這兩個職業的特殊性,很有高度。

劇中多次出現的警隊場景是南京的特警訓練基地。開機就是在那裏,我參加開機儀式時有參觀過,對劇中米佧恐高索降的那個攀登樓印象還比較深刻。

沐清雨在《你是我的城池營壘》開機儀式上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對於白敬亭、馬思純兩位演員分別飾演男女主角,您覺得與原著角色的匹配度如何?您喜歡他們的表演嗎?您覺得有什麼突出或者可以再調整的地方?

白敬亭飾演的邢克壘

沐清雨:説實話,在沒看劇的情況下,覺得是不符合原著形象的。但他們用演技征服了我。很喜歡他們演繹的邢克壘和米佧,在看劇的時候,我已經忘了他們是白敬亭和馬思純,感覺他們就是邢克壘和米佧本人。他們的演技特別自然,兩個人物很鮮活。

彈幕討論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彈幕會説到有一些情節比較老套、生硬,比如米佧訓練時為了送一位老人回村在山裏迷路,邢克壘去救她,米佧剛被批評擅自出營又出了營地,就是情節刻意為了讓這對CP遇到。這個時候,彈幕也有鳴不平的觀點,説這是十年前的文,有些情節、套路老套也很正常,甜分到位就可以了,您怎麼看?

沐清雨:以上提到的這些情節,原著中並沒有。但不得不説,原著是古早文了,和時下流行一定是有差距的,所以無論是新的讀者還是觀眾去讀小説的時候,讀到土味是正常的。這並不妨礙故事的甜,不耽誤邢克壘的“撩”。就是一個土味愛情,大家不也真香了嗎?另外,其實軍人和警察,真的是一羣簡單可愛的人,他們説話有時候真的就是很直接,像是邢克壘表白那樣:“我鄭重而熱烈地邀請你,談個戀愛”。

“卡殼夫婦”和霸總姐姐最受歡迎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電視劇剛播出的時候,有觀眾説“醫警戀”的設定有點像2016年宋慧喬、宋仲基主演的《太陽的後裔》,您怎麼看?

沐清雨:會説這樣話的人,一定是沒看過原著,也沒追劇的。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涉及到醫生、警察(軍人)這樣的職業,寫作需要非常專業,比如手術的細節、各種專業術語、工作實況,您在寫作的時候怎麼補充專業知識這塊呢,是通過搜索資料、採訪調查還是實地考察呢?

沐清雨:原著中我對邢克壘的軍人職業背景做的功課相對更多一些。蒐集資料,調研採訪等都做過,還去了坦克旅部隊。而劇版中呈現的手術細節等,歸功於製作方,編劇。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 劇中有個情節是一個小女孩誤喝農藥,醫護人員奮力搶救小女孩徒手掰了8000支阿托品,看得激動人心,和原著中的情節一樣嗎?是由真實事件改編的嗎?

沐清雨:原著中沒有,這是電視劇加的內容。我覺得也很好,將真實事件通過影視作品傳播還能被觀眾發現,體現出了醫者仁心和特警的責任擔當,主人公也在共同努力中加深了感情,另一方面也體現出了觀眾對正能量傳播的期待。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 原作中還有哪些地方是取材於現實的?

沐清雨:劇中利南縣地震在原著中的大事件是山火,邢克壘代表軍人,參加滅火工作,米佧作為醫療隊,救助受傷的羣眾。也是想體現主人公一起經歷磨難,在各自的領域挑起重任、閃閃發光,為守護人民默默付出。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劇中“卡殼夫婦”的愛情非常“上頭”,一會兒讓人看得滿臉“姨母笑”,一會兒又讓人着急(彈幕經常出現“別談工作了,求求你們談戀愛吧”),既有“萌直”女醫生和“硬糖”男特警的逗趣甜蜜小戀愛,也常常體現出坦誠、成熟,各自做好自己工作偶爾還能一起戰鬥的成年人愛情模式。當下的年輕人經常會有很多愛情的困惑和難題,您覺得良好、健康的親密關係應該是什麼樣的呢?年輕人應該建立什麼樣的愛情觀?

沐清雨:勢均力敵確實是一種很好的關係。我個人覺得,無論是愛情,還是婚姻,兩個人的差距一定不能太大。沒有人想找一個不優秀的人做伴侶,在此之前,得先讓自己變得優秀,是我的愛情觀。成為更好的自己,才能遇到更好的他。而成年人的愛情也更為坦誠,米佧和邢克壘之間沒有現代都市愛情所謂的一些“攻略”,即使在劇中小夏和陸風也暗示指導過,他們還是選擇直接溝通,這對現在的年輕人如何相處也許也有所啓示。

另外,“特警+醫生”是忙上加忙的伴侶組合,動不動就會有突發事件,可能約會約到一半就要出任務、去做手術,多少期望都容易變成失望。成年人的生活又何嘗不是戰場?一定要珍惜溝通和相處的機會,情感關係才能是正向的、持久的、健康的。

霸氣姐姐邢克瑤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除了兩位主角,還有很多性格鮮明、有趣的角色,比如猛虎隊的李念被戲稱為“憨憨直男裏的人間清醒”,阮青夏十分敞亮、敢愛敢恨。您自己比較滿意的人物是?

沐清雨:李念是很有趣的一個人,“月老”、“小機靈”的標籤非他莫屬,執行任務時,他總是習慣性地把私服的帽子戴上。有一種“皮皮”的勁兒,有點逗。

我最驚喜和滿意的人物應該是邢克瑤了。姐姐的形象深入人心,有霸總的氣場,懟弟弟,也是霸氣側漏。現實生活中,我也是姐姐,看她懟弟弟,以及和弟弟相處的日常,就覺得很真實,很接地氣。

善良永遠不過期,好心永遠有好報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邢克壘展現出了特警的大義凜然,米佧身上也充分體現了醫生的仁心仁術。比如邢克壘“自打穿上警服的那一刻,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米佧醫治病人時的全心全力,讓更多人瞭解了警察和醫務工作者的奉獻與不易。米佧付不起房租也要借錢給病人,有的人會覺得不真實,但當時彈幕就有人説“真的有,我姐就給病人墊過錢”,這個作品傳遞了很多善良、正義的觀念,也很真誠。您希望作品能給讀者、觀眾們帶來怎樣的能量?

沐清雨:我始終相信,善良永遠不過期,好心永遠有好報。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我希望通過我的作品傳遞給讀者積極的正能量,無論是關於生活,還是關於愛情的。人這一生確實沒有一帆風順,我們就得乘風破浪。要保持“生活給我考驗,我就披甲上陣”的良好心態。即便遇到不好的事,別灰心,緩一緩,再繼續努力。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從最初的軍旅文,到後來的民航題材小説《翅膀之末》,您的小説一直關注和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專業領域,讀者不僅能讀到故事,還能瞭解某個行業內部的運作過程,小説人物的生活背景也與現實更貼近,更專業。您如何看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創作?您覺得現實題材創作最重要的是什麼?

沐清雨:我個人是覺得,隨着網絡作家年紀的增長,生活閲歷的逐步積累,在文學創作方面,是會逐步趨向於現實題材的。霸道總裁現實中一定是有的,但不是人人都是,也不是人人都能遇到。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平凡普通的。在平凡人羣中,每時每刻都在發生着感人、正義的故事。時代需要我們去記錄、去書寫,以此讓更多的人看到——守護我們的人就在身邊。這樣的創作才是有意義的。

我記得有一位著名的導演説過,用鏡頭去講故事的時候,怎麼讓它看起來實際可信,是對導演能力的最大考驗。對於網絡作家來説,現實題材創作最重要的應該也是一樣的,提筆寫出來的故事,怎麼讓讀者感同深受,並從中獲得啓發,是對作家創作能力最大的考驗。

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您目前在寫什麼作品?有其他作品在考慮影視改編嗎?

沐清雨:我目前正在創作一部民間公益救援題材作品——《星火微芒》。這部作品基調輕鬆、不糾結不虐、積極向上,講述了尋找事業方向的女導演和視公益救援為終身事業的民間公益救援隊隊長的故事。

我希望通過小説《星火微芒》,讓更多的人瞭解民間公益救援組織,感受救援人的無私大愛。在探討公益與夢想的同時,觸動讀者的勵志情懷,從中獲得温暖與啓發。如果有機會,當然希望能夠有機會進行影視改編。畢竟,影視的影響力更大,我想表達和傳遞的東西,會被更多的觀眾看到並汲取,那是我創作最大的滿足與收穫。(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記者 虞婧)